• Hofan 可凡

可凡的打機歷史


小時候阿媽每天只容許我們打15分鐘電腦。她是眼科護士,說會傷眼睛。當年的電腦是黑白的,有像正方形膠片的A:\ drive 光碟和 厚少少但更加細的 B:\ 光碟。對小朋友來說,15 分鐘玩遊戲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們將那個計時鐘15分鐘再15分鐘…

大學時男友是個愛打機的哲學家。因為他,當年投入了一個 RPG 的遊戲叫 EverQuest 。我的角色是個吟游詩人 (bard),超能力是跑得快,可以繞著敵人跑圈,唱一些令他們軟弱或感到很刺耳的歌 。男友比我花多很多倍時間去研究怎樣爆機,很快到達神級的程度。我就喜歡在虛無世界釣魚 這樣無聊東西,故然大家很少一起玩。後來畢業他回日本發展,投業設計電腦遊戲。

回港後開始幫人英文補習,在尋找教材過程中遇上了「打機能夠改變世界」這個 TED talk 。演講內容令我耳目一新:原來我們打機 時的義無反顧,繼續奮鬥精神,也是我們面臨世界種種好像解決不到的問題的狀態。

近期疫情, 出於好奇玩一個很久很久沒有玩 的 Civilization 4策略遊戲。我不同的靈修導師都叮囑打機是一樣像吸毒一樣危險的陷阱,要很高境界才能夠抽離。今次打機也是一個實驗:我有能力有意識打機嗎?


參考文 / 延伸閱讀:


#打機 #gaming #tedtalk #everquest #civilization4 #consciousness #修行 #身心靈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