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fan 可凡

耕種與靈修

已更新:4月12日




可凡:海鷗,我知道你耕田啦!這裡就是你的田。我也知道你有接觸身心靈,現在還是心像術的導師!那對你而言,耕種和靈修其實有沒有關連?


海鷗:對我來說是一個啟發點。當我種植以後,因為是工作嘛,所以就會有人工。


可凡:那就可以讀書喇——讀身心靈。


海鷗:哈哈哈……對呀。


可凡:但有錢,有些人去買衫、去旅行,那你為甚麼對身心靈有興趣呢?


海鷗:是大自然的啟發。就像中國傳統的「道」,在大自然裡看天地宇宙,然後就誕生了一系列的哲學理論和修行方式。


可凡:其實很奇妙呢。有些人耕田望著星沒有哲學,但另一些就會創造了一套哲學出來,而且還要是「道」不清的呢。


海鷗:(笑)對……身心靈的啟發,推使我有現在這幅田,不能繼續留在大公司裡工作了。


可凡:哦!即是農業其實有很多種。有些農夫不會接觸身心靈,但有些就不會甘於在大機構裡,因為那沒有與心靈結合。


海鷗:唔。我最大的……經歷?就是在田裡行走多了,發覺開始接收得到植物的傳訊。因為當你一接觸到……


可凡:(打噴嚏)


(兩人大笑)


海鷗:它立即就給我們一個有力的回應!


可凡:(笑)對對對!


海鷗:你有那些接通以後,就很難按生產的標準去做事。


可凡:所以做農業也不必然等於你和大地連接。


海鷗:對呀。你可以日日上班,但對那工作一點熱情也沒有。


可凡:哈哈哈!熱情也不等於和大地連接的,對吧?可以熱情地種很多紅蘿蔔出來。


海鷗:對呀對呀……可以種很多東西,但和植物沒有心靈的連結。


可凡:哦!好的。所以通過耕種,你就找到大自然和心靈的連結?


海鷗:我覺得甚至是相反——是心靈的連結帶我走進農業。


可凡:呀……但有些人進入農業是沒有這種連結的。


海鷗:對。所以就是為甚麼嗎?


可凡:對呀!你那時為甚麼想去耕田?源自甚麼?


海鷗:(笑)因為初中時讀陶淵明的詩,那些田園詩會讓你有很美麗的想像……


可凡:浪漫畫面,那就以為耕田很浪漫?


海鷗:我就是去試。在嶺南讀書放暑假的時候決定去試。因為我那時讀哲學,也會想些很實際的問題,比如以後做甚麼工作?


可凡:但耕田真的維不到生啊……在香港。


海鷗:不是呀。如果我在大機構做的話,可以呀。


可凡:種到有足夠紅蘿蔔為止?


海鷗:在大機構做有時薪金和產量是無直接關連的。


可凡:(驚訝,笑)


海鷗:呀……我有些朋友現在也是自己開田,一個合作的形式。他們會帶多些活動,生產同時做教育,那就比較容易找到一個平衡。


可凡:可持續性的經濟環境。


海鷗:對。而且當你的生活真的與自然接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你對經濟的需求其實也不多。


可凡:就不用去商場、超級市場、坐車……


海鷗:(笑)對。落田還有這麼多心靈滋養和啟發。



薩滿


可凡:我知道你之前讀薩滿,那也與大自然有關。


海鷗:對。我首次認知到薩滿是因為魏鼎。那時他帶死藤水團,我雖然最終沒有參加,但在簡介會中看到其中一位帶領這個儀式的薩滿的相片和影片。紀錄中那位薩滿散發著溫柔的力量,是位男性,很多女團友旅程完結後還圍著他。


可凡:(笑)所以你被迷住了?


海鷗:哈哈……對。他正經時,像帶領死藤水儀式,是需要安全的保護。在片中他又確實展現到那種能量。然後有一幕,我也忘了為甚麼有這畫面,他和一隻豹距離非常接近,但他一點驚慌都沒有,那隻豹也彷彿已視他為……


可凡:朋友?


海鷗:對,就像自然界中的另一隻動物而已。那綜合的能量讓我很好奇。他似乎很有力量,同時很謙卑,我覺得這很棒。


可凡:所以就種了你一顆好奇的種子,後來在香港找薩滿老師?


海鷗:對。


可凡:那之後如何?


海鷗:啊……最近好像不少人問我這個問題。


可凡:是我問你的,哈哈哈!


海鷗:(笑) 你是其中一位。我發現現在它已經傳化了。我們的課堂在秋分完結,距離現在已有半年。我在裡面最大的得著是,對群體能量的覺察。即是一個群體中,沒有關係是偶然,大家也是互相反映彼此的面向。到現在,我更明白為甚麼自己會在某些群體中逗留得耐些。那時我們匯聚在一起的原因是甚麼。它讓我多一這分覺察。再者現在開始開自己的田,算是主動創造自己的場域嗎……?


可凡:絕對是。


海鷗:我就發覺自己身邊的伙伴開始不同了。大家對自己的身體健康有更大的關心和研究。我身邊的東西已一起轉變。


可凡:其實真的是很近期的事,秋分完結的話才半年,半年就已經……雖然香港這半年也發生許多事,這幾年的速度真的很快。


海鷗:對……因此那些得著對我而言已演變了。所以現在你若問我於薩滿的學習,靈修和農耕的關係,我現在就是去創造自己的能量場。




田的想像


可凡:那你對這幅田有怎麼的想像?會創造甚麼呢?


海鷗:我覺得農業好玩的地方是很活在當下。田裡有這麼多草,開田就要先清一清草。然後想像,設計這塊田不同區域的用途。因為種植的關鍵是陽光、水、風、地形等等,你需要觀察這些元素。起一個建築物,也要考慮影響。我覺得這就是農業好玩的地方,它讓你去創造一個空間。然後再種植,例如把喜歡陰生的植物種在有暗影的地方,它就會長得漂亮一點。這是一個整體和自然的連結。


可凡:真的很少人可以有一幅地去如此連結。很多時我們市區人去耕種,都是有一塊田仔,然後一行過種種種,種很多東西。


海鷗:這包括土地因素喇……


可凡:不只是土地因素喇……是香港人的興趣。也是近年才多了年青人去耕田。


海鷗:對。現在愈來愈多了。我覺得……可能因為我接觸農業的起點……當時那班朋友需要建一個新的防雨棚,在棚下還會賣菜放貨。我看著建棚的經過……觀察發現到它對風和水,還有它的陰影對農作物的影響。然後便接觸到Permaculture,一套講農場設計的理論,起源於澳洲,面對缺水的問題,想了許多方法節約能源和集水,很好玩,許多建設和小設置。我一路探索就覺得……呀……世界真大呀!



心像術


可凡:那你現在學和教心像術,某程度好像很神怪和土地沒有關係,是嗎?


海鷗:我覺得不是啊……但那更大的影響是……你的能量?你整個人的狀態。人很難無固在田裡發瘋,不是嗎?就像割草那樣很簡單……


可凡:比如……有些人用心像術找心裡的平靜,但你耕種已經可以找到心的平靜,那為甚麼還要心像術呢?你說的能量是指甚麼?


海鷗:心像術有令我對內在畫面的理解變得更加敏銳。這是我學薩滿以後的一個演進。因為學薩滿時也會有入心看內在畫面的時候,那時我理解到,內在畫面的模樣是與自己現實中的狀態有關連。但未至於如心像術般,明確地進入特定的事物如海水、岩石中去感知自己並做清理。學薩滿時,沒那樣有意識和目的,比較隨心,看到甚麼就是甚麼。


然後我發覺,多做幾次那些練習,或者是在田裡做那些練習,畫面會有不同,會看見不一樣的事。那讓我發現,自己的狀況和那些畫面更有關連。再多做幾次練習......有個練習是進入身體的屋,再看頭腦的房間,然後去心,再入心看一間屋。最近那次我發現自己看見的所有空間也是一樣的,很震撼……發現自己做到一致了……很有趣。心像術原來是如此……


可凡:oneness


海鷗:對啊……為甚麼只要幾分鐘……就能帶你從心看見這些事?


可凡:這也是很奧妙的。比如我去露營,那晚在大自然中度過的話 ,之後的畫面會亮麗很多。很感覺到自己愈和大自然連結,意象會愈清晰。也如你所說,你一開始想和植物、大地溝通,最近還和山豬聊天……我聆聽理解到的是,心像術和靈修都給予你意象的連結,去發展你和大自然的溝通?


海鷗:對,甚至這是我更嚮往的地方。它們帶我看見內在更深入的自己,與她交流,還會帶我去看這個世界和宇宙,不同面向的事。


可凡:我覺得最奧妙的就是這個。即是我們是人,存在於這個物質世界之中。同時我們有很多層次,需要很著地才能實在,不然就會變得痴線和神怪。有了這種著地,就很容易讓我們接觸到其他層次,和有另一個角度看這個世界。


海鷗:對啊,所以我覺得有這個平衡很好呀。


可凡:還很健康,哈哈哈!而且世俗的事……在這裡又不用很多錢,回歸到一個好像很基本和必要的狀態,去掉其他的雜音,一些以為很重要但其實不是的事。


我那時去大陸的鄉村教書,他們也是耕種,看天做人。那種……我發現……嘩!為何我們在香港擔心那麼多呢?飯都……那些鄉村人擔心的是夠不夠飯吃,今年收成足夠嗎?我們香港擔心的……那時我唸中學,剛中學畢業,擔心分數是否足夠之類……對比下就會覺得……痴線的!


海鷗:(笑)在田裡你可能擔心的會是,那棵植物......今天下雨可能已飲夠水,或者打風你會比較緊張,再也不是歡天喜地可以放假,而是想田可能會水浸啊。


可凡:但你已放下吧!因為有些事真的不受控制。要接受不能控制的事。


海鷗:哈哈!如果那塊田的設計好,就不會有水浸。


可凡:哈哈哈!所以你要設計好些喇!


海鷗:對!所以它同時帶動你去動腦筋。


可凡:即是有主動性在裡面,同時也在接收。


海鷗:對。


可凡:這其實也是我們修練的宗旨。


海鷗:很好的互動。


可凡:好啦!謝謝你海鷗……很開心有幅田,可以想像,很多想像。


海鷗:好啦!謝謝!


---------------------------------------

與蓋亞同行-農場暨工作室 - https://facebook.com/BeWithGaia



1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