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Ron Young 訪問 (上集)

更新日期:9月 7

有幸國際級療癒大師楊瓏(Ron Young) 首次訪港,祥哥和可凡一起向他請教療癒之道,獲益良多。他把自己的信念和經驗毫無保留分享。這是非常難得的紀錄:他絕少接受訪問,這次破例了。

Sourcewadio 《綠色心靈力量》- 第 158 集 - 11 June, 2018



主持人: 周兆祥 (祥哥) 及 周可凡

嘉賓: Ron Young

英文抄本原文 ; 譯者: Queenie Chan 與 Jannie Hung

祥哥: 你好 Ron,歡迎來到香港。現在,我們的嘉賓 Ron 還有可凡一起在野鴿鴿居。我和可凡幾個月之前參加了Ron 的課程。Ron, 這是你第一次來香港,你覺得與內地或台灣的聽眾比較, 香港的有什麼不同嗎?


Ron: 所有聽眾都是非常真誠,在追求自己的深度靈性探索。 他們都是很用心生活和工作。

祥哥:相比較中國其他地方呢?

Ron :通常來找我的人,不論在哪裡的,都是非常認真的在追尋內在的自我。

祥哥:這是你所體會的。

Ron :是。

祥哥:你喜歡別人如何形容你呢?一位療癒師、老師或是一位冥想者...你會比較喜歡哪個稱呼?

Ron :我的其中一位老師,很多人認為他是天生開悟的人 ,但是他只叫自己做brother guide(師兄嚮導) 。這對我來說非常受用。

祥哥:所以你喜歡被視為 「嚮導」。

Ron :是的,只是一個嚮導。我協助人們回歸自己的道路,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路徑。我的老師很擅於培養育個人發展,不會要求每個人要像他們一樣。這才是一個好老師。而一個差勁的老師就是 「你要模仿我,依照我的意思來做,聽從我的說話」 ,這是很糟糕,因為這樣學生就不會將他們內在的聲音與世界連結,或者發揮他們獨有的天賦,而且每個人要走的路都是獨一無二的。

祥哥:剛剛提到老師,我知道你跟其他大師不同,你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曾師從各大名師,集各家之大成。

Ron :嗯,我的老師在我身上花了數千個小時來栽培我,而我跟其中有一些老師是在同年,月,星期學習,而亦有跟另一些老師是時間重疊的。但是我把這個視作是同一個意識的移動。你可能會說這是一種存有在云云眾生中出現,因為他們各有天賦,在不同的方面幫我提升和支持我。我覺得他們是大師,當中許多都是世界聞名的。但相對於大師的稱呼來說,我喜歡「師兄嚮導」 或者「嚮導」 這個詞,因為我看見他們的生活,就是全天二十四小時保持著大師的風範。Hilda Charlton 會把她的大拇指放在你的前額一秒鐘的時間,然後你去看醫生,癌症就消失了。

Daskalos 老師,原名為 Stylianos Atteshlis ,居於塞浦路斯, 寫了一本叫做《The Magus of Stravalos》,你可以參照英文版的。他叫 Daskalos, 是老師的意思,他會看著你再對你說: 「你沒有病,走吧。」然後你會對他喊叫著說自己有病,你可能再會去看醫生,發現自己是沒病了。所以這個才是大師級別的意識—— 保持住你內在的本源,沒有人類的疾病,或者無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同時把這個實相帶入到每一個細胞。這是非常美妙的,同時打開我們更深層的意識。

祥哥:你提到嚮導工作是帶領人們往生活的更高意識層次,你會怎樣幫他們到達這個境界呢?

Ron :我說很多笑話。(笑)我在開玩笑...但是我就是說了一堆笑話。當你在與人們一起工作時候,主要的職責就是賦予他們力量。如果你有學生,你的工作就是認知他們的靈性本質,以此為實相,而並非他們的個性,然後他們就會進入這個狀態。你為他們賦能,帶他們回到創造源頭的意識,去穿越受害者意識,從情緒崩潰、被拋棄、內疚感,恐懼和羞恥感中踏出來。從而學習維持在這個場域,以及將創造本源的場域,靈性場域帶回到生命中,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來。我的老師會和你說,你有早上的冥想,晚上的冥想,但是最大的冥想就是整個白天。所以去意識到你的命運,實際上你是學習天地連接的紮根,同時穩定住這種能量。

大多數的靈性修行者和大多數路徑都不能維持穩定。在他們的實修中有很多高低起跌,遇到許多高山和低谷。而這種修行,是讓你去學習穩定在這個場域,使你可以維持在創造源頭的場域。很多時候,我和身患重病或是創作者進行療癒,比如說一些美國劇作者,戲劇創作者,音樂家,古典音樂家,他們都在自己的領域用這個方法贏得了很高的成就。同時,對於教育方面,學生用這個方法,他們一天學習半個小時到最多一個半小時來代替每天七個小時的學習,再去取得優異的成績。我有學生在歐洲的大學,有四個學年共八 個學期,他們只用了一年就取得很好的成績,現在有一個年輕人在美國一所頂尖的學校,他成績很好,一週只學習半小時。所以你看這個方法可以應用在每件事上,但最重要的是你需要應用在自己身上。

可凡: 在你的課程中,我學到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真正看見他人的神聖,同時也看見了神聖的自己。


Ron: 是的,就是這樣。


可凡: 我感到非常驚訝的。

Ron: 是的,但是你要有最大的尊重。因為對於人們來說,我們總是在別人眼中看到自己。這樣的話,你就從來沒有真正去看見別人,這樣就沒有尊重。你是沒有尊重自己的,所以你也不可能看見其他人。你不能愛或看見他們,你不能愛和尊重他們。這就是需要從自己的內在和限制中開始。此外,大多數靈性的修行人並沒有設定界線。他們急切關注其他人。他們感受到其他人怎麼樣,立即提出解決方案,但是都是通過他們自己的場域和體驗。也就意味著,他們沒有看見別人。你需要後退,看一看更大的能量場域才會知道正確的行動。

可凡: 我對更大的能量場域感到非常好奇,因為我們在工作坊沒有試過。


Ron: 對的,我們稍後再談。


可凡: 你可以再談談更大的能量場域嗎?


Ron: 如果你在做靈性療癒,以我為例,我和很多癌症患者做療癒,多年以來,我每天可能會工作十二至十四個小時。現在我和紐約一個很著名的腫瘤專科醫生一起工作,很多病人都是二期、三期或是四期癌症患者,當中很多來找我的案主,有的只有二至三個月壽命。我可以說七至八成人現在還活著,甚至多活了十六、十八或是二十年。從醫學的角度他們早就不應該在生。


所以如果你在一個更大的能量場域和人們一起做再生療癒,你不是做能量工作,你是做靈性工作,這個意味著說你要跳出時間和空間的連接,你進入到創造源頭更深處,而在理性思考來說,這完全是混亂一片的。但是當你進入了更深處,一切都是十全十美,完全合理的。你在這個地方進行療癒,在創造源頭,帶著療癒和恩典,允許自己接受指引和保持這種想像。能量療癒是最常看見的,像是氣,prana 療癒和磁場療癒。療癒師所做的是很重要,而所有的療癒都是非常好,但是,他們常用的方法,主要的就是放大地球能量場,地球的電磁力和以太場場域,就像一個馬達去放大能量場的愛。

可凡: 由於人們可以感受到,所以他們會感覺很良好的。

Ron: 對了,這就是最根本的重點,這就是我們說的最根本的現象,你可以去感受熱度、温暖和循環。腫瘤主要是水,你可以把它分解,可是腫瘤復發又是另一回事。當靈性療癒來到時,你會感覺到,也會有不凡的治癒,而在接下來的五年都不再復發。至於用能量療癒,你的病經常會復發。但是靈性療癒還是有能量場域,因為你在同時打開天和地的根源,不過,你去了創造源頭。紮根於地會讓你穩定,但是這是次要的現象。 接受療癒的人會有察覺到一些熱能和能量,但是大多數的癒癒是穿過的時空,穿過了地球場域才完成的,這是在創造源頭的場域得到療癒,而在這個場域的療癒,沒有什麼會發生,人們也不會感受到什麼。

我經常說這個故事,我和 Daskalos 老師在塞浦路斯坐著,我們剛吃完午餐,有一個母親從英國來,她帶著四歲的男孩,他的一條腿骨彎曲,因此一條腿比另一條長三至四英寸。他朿著大皮帶,而皮帶是連接著皮製包紮帶包裹整隻腳,還有鞋跟,大概有二至三英寸高於另外一個鞋子。Daskalos 老師說: 「帶他去那裡。」然後,小男孩橫躺在母親和老師的大腿上,老師用手輕輕觸摸了那條腿二至三次。他先給我看了那條腿,再說:「來看看,不一樣了。」 我看著那條腿,然後他對那個男孩說: 「現在跑一圈」那個男孩子起來在客廳桌子周圍跑了一圈。母親開始深深的哭了,而我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對這個男孩說:「回來這裡。」那個男孩躺了在母親和老師的腿上,他說:「看,雙腿都是一樣的了。」 基督神聖的意識允許我體現神蹟顯現在他的腿,數百萬的新細胞注入了肌肉、神經和軟骨中,讓我把兩條腿長成一樣長度,但是,你留意到脛骨之前是彎曲,現在都是彎曲的。因為他上一世是德國將軍,現在他這一世記起來了,我沒被允許移走彎曲的部分,因為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印記:提示他在這一世要走正確的人生道路。

他們離開後兩個小時,報紙記者就來了,想要採訪 Daskalos 老師有關這個小男孩的事。他說:「如果你在奇蹟發生時出現,是非常幸運的。」 因為奇蹟不是依從人們發生的,是隨著創造本源的移動和恩典。你必須臨在在那裡,此刻到來的一切都是正確的。他經常對人們說:「走吧!你被療癒了。」 老師也會對其他人會說:“我不能幫助你,你在用頭腦來幹活,學會正確使用你的心智。」 這就是在療癒他們,在幫助他們。

人們面對的困難是,很難讓他們明白自己迫切的需要,因為他們經常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著。人們要穿越心理學的層次,追尋深入理解自己,他們有一個更深入的程度,通常是靈性本質,推動他們走向更深處,而並非依靠他們自己。而體現這種迫切性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都有慢性病,總是忘記自己的本質,我們總是延續著傷害自我和對自己暴力的習慣,我們總是在心智場域攻擊自己,批評自己,讓自己消失,不想自己有影響力,這就是慢性病。

慢性病是很難處理的,因為當你患上任何一種慢性病,你是沒有緊急需要的,你和它一起活著。一旦你轉移了意識,就開始重置內在的自己,因此必須要有持續的迫切感。這在小組會面、日常冥想和自省中都是非常重要的。這些忠於自己的人。

你去看醫生,他們可以妥善處理你的急病,那是很緊急的,三個月內要醫好,否則就沒命了至於慢性疾病,他們只是持續給予同樣的藥。人們從這個醫生到那個醫生那裡去尋找更多的藥,不同的藥,但是疾病還是沒有治癒。而這個問題就是他們已經和疾病一起生活了,疾病已經變成了他們身份的一部分,他們不可能有跟疾病分開的那個畫面,但其實他們有這個想法。他們急著去看醫生,但卻沒有迫切性去透過內在轉移,跟影像分離,所以比如說,慢性藥物和慢性疾病通常有兩個愛人:醫生和藥物。

人類存在也是同樣的,在患上慢性病之前,我們去諮詢心理學家,他們很好,也十分幫助我們。但是我們持續從這人到那人,從這個老師到那個老師去向外尋找。直至我們開始向內觀前,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的。我注意到很多人讓自己去上訓練班,學習靜坐冥想或者會議,但是他們沒有讓自己去經驗本身的可塑性,他們依然是在向前走著,走到了那個門,可是他們未有把門打開,他們何時把門打開,將會是跟隨自己的節奏,不過,門是等待他們打開,讓他們體現深層的迫切性,然後走進去。

祥哥: 你提到療癒師可以做的事情,那麼是如何知道你得到允許去改變別人的命運的呢?


Ron: 療癒師不是改變別人的命運。而是守在命運的門口。有些人來找你,他們亦可以找數以千計的療癒師,他們來到你處,正是智慧牽引他們,準備跟靈性連結,容許你創造無限可能。在此時此刻,你可以嘗試用可行的方法,通常療癒師是可以完成部份的療癒過程,但部份又會被拒。因為你沒得到允許去改變他們的靈性本質,進入更深的靈性層次。


比如說,你要去看有嚴重疾病的人,是患癌症的病人,然而他們會帶著最燦爛的笑容說:「我有癌症。」 但是他們不自覺在微笑,希望得到療癒。在這個點上,你不能去做療癒的。作為療癒師,我會做特定的療癒,甚至是做上數百次。這就是讓他們收回用潛意識的微笑。因為這個意味著,死神通過他們的眼睛在看著我。死神回望向我。他們帶著癌症和我微笑,就彷如他們對著嚴重疾病的後果微笑,那就是死亡。所以我看著就像是死神在與我對我對視。所以我用盡方法讓他們改變,大約四成人會因此而改變,而其他人已經準備好承擔結果了。這是進入他們更深的靈性和靈魂層次了,所以療癒師是和他們一直進行療癒,直至最後。當他們離世那一刻,我仍然在旁。我亦會一直為他們療癒,看看在再生場域有什麼可能性,再引導他們去那個深入層次。這種療癒是要堅持到底,你明白嗎?

可凡: 對,這是我在你的工作坊中學習到的另一件事情。請問那整體方面有什麼要點呢?有時候,這個真的是時間問題,就像我們剛剛提過樹木。(背景資料: 可凡講述她花園裏的一棵樹,最近在颱風過後,因沾染了海水而感染細菌,她經歷此事後明白到,有時隨著時間流逝,生命會到了終結的一刻。)

Ron:我曾說過這樣的故事,在米蘭有位女士,她在這個大概有六十人的小組裡,坐下後說:「 我有脂肪瘤。 」有淋巴癌,已經有七年了但`沒有得到治癒。她的笑容就像孩子看到店裡的糖果一樣。我說:「我們不能幫你,因為你正在微笑。」她的先生從 Reggio Emilia 開車兩個小時送她來,他很不開心,在教室的其他六十人看上去也是很不開心,他們認為我不肯幫這位女士。


當你微笑,其實你並沒有察覺到。而我坐在那裡看著死神透過她的眼睛看著我。突然的,大概是二十分鐘左右她停止了微笑,她真的停止微笑了。這是很不尋常的。所以我說:「你停止了微笑,現在開始你可以進行療癒了。」但是我不能立刻為你療癒,因為這六十個人對我很生氣。他們不相信我會幫助你」 。我說:「那你們有多少人正在對我生氣?」六十人舉了手。因為他們看到的只是表象「我們將要開始為這個人開展療癒工作」我對她說:「 歡迎你們回來。」 次日是周日,她回來了,做了十分鐘療癒。週三,她去掃描身體,就是她每三個月會做一次的掃描檢查,身體沒異樣,他們在肺部也做了一個掃描,什麼都沒有。這是九年之前了,然後她開始來上課,現在是療癒師。每隔幾個月,我就會收到報告,她還在繼續做著身體檢查,所有都是顯示為陰性的。如果我在當天幫她做療癒的話,那麼就只是向水過鴨背一樣,不會真正在她的系統內發生作用。

人們真正想要做療癒的時候,就會開始變得害怕,會開始懼怕死亡; 他們會生氣,停留在憤怒的狀態。但是你如果要他們做療癒的話,他們會去做。


十四年前在滿地可,曾經有一位女士,她有四十個腫瘤,是一個療癒師,和我一起工作。我讓她去紐約做一個常規治療,我當時在歐洲,我飛去找她去看一個腫瘤專家。那個專家,坐在與女士有一米遠的地方,大聲的對她咆哮:「你太遲來找我尋求治療了。」 就像這樣子,發生了兩次。我坐在那裡,就像那個女士已經準備要離開了,他說完之後那位女士像是掉進了地下的黑洞。我對專家說:「她已經在這裡了,你一定要對她咆哮嗎?」 他說:「你是誰?家人嗎?」「不,我是她的朋友。」「給我滾出去。」 專家把我趕出去了。之後有另外一個在門外的人,曾經有卵巢癌,我與她一起工作過,她隨後進來了。「你在這裡做什麼?」

無論如何,有趣的是,我教的療癒課,每天三小時。當我和人們一起做療癒時,所有的藥物都是好的。所有的醫療都是來自同一個源頭。不論是來自東西南北方的,包括所有的新技術,都是為了服務人類的。

醫院不會對你的生命作出保證。如果你看看醫院的力量場域或者是醫院的智能,醫院裏的所有人都會對你必恭必敬,當你來到,醫院也是如此看待你,寫著:「我們在這裏為你服務,會盡一切努力幫助你。我們會盡最大努力,可是不能保證結果,無論如何,我們是來服務你的。」 所以這就是人們不能理解,他們覺得自己去到了醫院就會得救。在他們和源頭智慧之間,他們的源頭和文化在不同的傳承裡有不同的名稱。

所以這位女士,被醫生推進黑洞,我花了三到四天的時間,才把她從洞裏拉出來。醫生告訴她的女兒說:「你的媽媽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存活。」她女兒暈過去了,在地板上毫無意識的躺著。醫生對女士說:「我將給你兩次化療,可能會是三次,這樣你在離世之前,可以把所有文件辦理好。」

我提供每天早上三小時的冥想課,用作自我療癒,這個不是正念練習。而是一個確確實實的冥想來幫助系統再生。所以她開始做這個練習。每天不是做三個小時而是五個小時。她在十月底開始,在十二月時肺部有二十二個腫瘤。在同一個月,腫瘤全部不見了。現在癌症的表徵在子宮。醫生說:「你的肺部明顯不是有二十二個腫瘤,這一定是個病毒。因為腫瘤不可能像這樣就無故消失的。」

同一個週末我在 Maryland ,接到了一個女士的電話,我曾為她治療過乳癌,但是因為呼吸困難,去了看醫生。她打電話給我,說在肺部發現有二十二個腫瘤,醫生讓她去臨終安養院接受善終服務。所以她很恐慌,我過去看了她,並用兩天為她療癒,在週一她回去看醫生,執意要做另一個身體掃描,她的肺部什麼都沒有。醫生說:「這很明顯一定是病毒,沒有任何腫瘤。」 另一位醫生都說著同樣的話。

不論如何,這個女士每天用五小時做療癒。當你經歷危疾,生命和以前徹底不同了。在很多大城市,你可以看到一些癌症中心,很多人在裡面相互鼓勵,就像足球隊或者籃球隊員一樣「我們要康復,我們要刻服它,我們要成為英雄。」現在大多數的人,已經不在這裡了,因為他們沒有重新整合自己來治療。

這是什麼意思?這意味著你的生命,是基於你擁有的能量和可以聚集的能量,並帶著慈悲的意識對自己,在創造源頭中再生療癒。你必須要保持這個想法,別把它拋諸腦後。所以你不要在每天工作八、十或十二個小時去做逞英雄。在紐約,很多人在華爾街經營金融生意,又有些經營最大的生物科研公司,市值十億美元的大公司。「我沒有時間來做這個,我沒有時間。」 所以不論我何時去到,他們都是趕過來,他們沒時間花五分鐘給自己,因為覺得自己是那麼的重要。他們現在已經離開了,不在了,他們不需要讓自己消失,但是我需要尊重所有的行動,你必須要尊重所有的行動。

所以,當為自己做療癒時,你是重整生命來療癒。這個意思是說,工作也許要減至最多是四個小時。其他人需要幫你去做差事,如清潔房屋,做任何你平常做的事情,因為你需要保持和進入更深入的生命層次,支持你去穿越療癒的過程。那位女士做到了。順便說一下,我叫這「早上冥想」 ,是躺在床上三個小時,稱作「去辦公室」 ,你看,這就是去辦公室,這就是你要做的工作,其他都是次要的。

這位女士以往每天花五個小時在辦公室。當最後醫護人員取出子宮和卵巢,他們在病理實驗室裏化驗,在細胞組織裡沒有任何的癌病跡象,他們不斷去切片、切片、切片,還是沒有任何跡象,沒有損傷的組織,沒有發現子宮裡有任何癌症的跡象。這個醫生就關了辦公室整整一天,他沒有和我說過這些。他致電那個女士說:「四十年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情。」。他做了標記,認定她已經死了。他說她已經死了,你理解嗎?兩年過去之後他告訴她說:「我不是關閉辦公室一天而是兩天。」之後醫生去了印度做義務工作。儘管他現在已經退休了,仍然每年都為這位女士做檢查,然而醫生是想要帶她作為案例去全加拿大巡迴演講。我說:「那裡的人將會吃了你和趕你走。你待在家裡,你再生,你變得健康和保持健康。」 這是十三或十四年之前的事,她仍很健康。而我可以和你們說差不多一百個這樣的故事,但是問題是,這是迫切感。不管是我們自己,帶著慢性病或者急病,還是個人成長發展,用這樣的態度將所有一切正確的匯集起來,來支持自己,再去支持你身邊的人。

所以對於癌症來說,你聚集能量,你開始感覺自己的強大,而大多數人是做什麼呢?他們出去,去購物,他們跑出去和朋友喝咖啡茶。然後兩日之後就筋疲力盡,再次回到起點。你不能那樣做,你必須保持住能量。

第二件事情就是,如果你接受化療或和輻射放療,再做三小時自我療癒,可以使以太體場域再生而降低傷害。當你做化療和/或者放療,是降低和傷害系統的,同時是拉低頻率和收縮氣場的。所以這對於細胞場域來說,是很難去移除的,而人們也會因為這樣的損傷而迅速老化。

在這項療癒工作,你是可以直接從體內燒去化療的藥性。但你並非想這樣做。化療是一種來協助我們的醫藥,所以對身體該說:「這不是來損傷和毒害我們的,而是來治療的,我們會用此來做療癒。」所以你可以用意識深入到細胞,然後你讓那個損傷的部分再生。你在細胞層次獲再生,這對於放射性治療也是一樣的。

所以真正做療癒的人,我不是誇大其詞的說,結果是會年輕十歲。這是非比尋常,而又美妙絕倫。「噢!我不能每天做三個小時。」但是你可以每天用十小時來電視,所以這個是意志,意志是有由迫切感帶來的。接著你要有動力,每天都急需做療癒,讓周邊的人幫助你,但是不管是嚴重疾病還是尋求靈性探索和追尋本質,都是同樣的要有迫切感。

祥哥: 這就是迫切感的重要性。謝謝你來這裡,給我們很多啟悟。我們期待在下集聽到更多你的分享,謝謝你這次過來。

Ron :謝謝。


可凡: 謝謝。


Sourcewadio 《綠色心靈力量》- 第 158 集 - 11 June, 2018



主持人: 周兆祥 (祥哥) 及 周可凡

嘉賓: Ron Young

英文抄本原文 ; 譯者: 莫然與 Jannie Hung

節目分三部份:首先有祥哥和可凡用廣東話介紹楊瓏老師;然後與楊瓏的英語訪問;最後有一段廣東話的事後的分享可凡上完楊瓏老師 (Ron Young) 的課後感想.

https://www.facebook.com/wild.heart.root/videos/2386453588240922/


楊瓏老師過去48年的修行和學習的師承

1972-1976 尼可拉斯.布哈里斯(Nicolas Buhalis)

楊瓏老師的靈性道路起始於跟隨希臘裔美國籍的藝術家尼可拉斯.布哈里斯四年的期間,他開始「看見」,並同步進入靈性治療的生命旅程。

1976-1988 喜達.查爾頓(Hilda Charlton)

在這段期間楊瓏老師進入一段基於不二一元靜坐傳承長達13年的瑜珈士發展訓練,這段時間是由一位靈性大師與療癒者喜達.查爾頓帶領修行,楊瓏老師將喜達老師視為他自己的根本上師。

1981-1988 奧瑞斯德.瓦戴茲(Orestes Valdez)古巴薩滿與療癒者

1983-1986 幽蘭達.貝得(Yolanda Betegh)匈牙利療癒者

1987-1995 史蒂里安諾斯.亞特須里斯博士(Dr. Stylianos Atteshlis)

2006-2010 伯特.海靈格 -- 家族系統排列之父

楊瓏老師與家族系統排列之父海靈格近身學習並在歐美一起工作,讓楊瓏老師逐漸發展出了療癒排列、深層場域排列和神聖排列,都是由高靈直接介入帶來完全再生療癒的法門。


Ron Young's Healing Wisdom website